您现在的位置是:万博体育官网 > 沐阳资讯 >

戰神归来发现弟弟含冤九泉一声令下十万随从直

2020-05-23 03:41沐阳资讯 人已围观

简介上海连夜排队买房浸梦科技资金链断裂,董事長江陌背负起了十二億巨额债务,公司被抵押给了天鼎企业何耀龙。 从小士兵做起,奋勇杀敌、屡获战功,终晋升为一方统帅,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罗战神。...

  浸梦科技资金链断裂,董事長——江陌背负起了十二億巨额债务,公司被抵押给了天鼎企业何耀龙。

  从小士兵做起,奋勇杀敌、屡获战功,终晋升为一方统帅,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罗战神。

  夜幕之中,一个萧瑟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将一个蓝色的小本子递给了江策。

  “只要您下令,我敢保证,三天之内天鼎企业、何耀龙等人,全都会从人间消失。”

  在快要进门的时候,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拎着挎包,佝偻着背缓缓走了出来,迎面撞上了走過来的江策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老人抬头准备道歉,在看到江策那坚毅的面庞时,眼眶瞬间湿了,“大少爷,你回来了?”

  程海是浸梦科技的老员工,从小看着江氏兄弟長大,对于江策来说,他不仅仅是公司的一员,更是如同爷爷一般親切的長辈。

  由于害怕跟心急,程海手里一哆嗦,挎包掉在了地上,里面的东西滚的到處都是。

  程海吓了一跳,赶紧上前拉开江策,惊恐的说道:“大少爷,别冲动。他是公司董事長何耀龙的侄子何家明,我们惹不起,快走吧。”

  程海吓得手脚哆嗦,赶忙说道:“何经理,真是对不住啊,大少爷他刚回来不懂事,不识您庐山真面目,我在這替他对您说声对不起。”

  “对不起?”何家明上前轻轻拍了拍程海的脸,“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,还用警察干什么?”

  何耀龙笑呵呵的说道:“大家都不是外人,一场误会罢了,走,一起进去喝两杯。”

  程海担憂的看着江策进去的背影,焦急而又無可奈何,他了解何耀龙這只笑面虎,把江策‘请进去’肯定不会有好事。

  今天是公司年会,所有的员工都盛装出席,人人都珠光宝氣、穿金戴银,一股上流人士的模样。

  江陌离开人世还不到一个月,他们却早就将其遗忘,甚至还活的有滋有味,無比开心。

  然后,他对着话筒笑呵呵的说道:“各位同事,请容许我耽误你们一分钟的时间,向你们浓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這位。”

  舞台上,何耀龙仰着头,用蔑视的目光瞅着江策,他非常喜欢這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。

  何耀龙误以为江策是被吓得不敢说话,挑衅道:“对不起,我這个人就是這么直接,如果有伤害到你脆弱的自尊心,那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“其实了,你今天干嘛来的,我心里清楚。你不就是想要用弟弟的死来敲诈我一筆钱嘛?”

  何耀龙耸了耸肩,说道:“不過,也不是不可以给你钱。只要你肯当着眾人的面,说三声‘苏陌死有餘辜’,我就答应给你……嗯……五千塊钱,成不?”

  台下爆发出哄堂大笑,每个人都笑的前俯后仰,有的連嘴里的酒水都笑的喷了出来。

  他的语氣平静,声音低沉,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,让那些笑着的人瞬间闭上了嘴巴,不由自主的看向他。

  江策说道:“今天我来這里,是向你们传达一件事。七天内,你们每个人每天去我弟弟的坟前跪上五个小时,赎罪。”

  江策没有理会台下眾人的非议,继续说道:“七天后,凡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人,都将……”

  可如果有人了解江策的過去,了解江策修罗战神的意义,就不会這么看了;当你的名字被記在江策的黑名单上,你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。

  “江策,看在你那死鬼老弟用性命帮我上位的份儿上,我给你一次機会。今天,只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,我就允许你……嗯……爬出這个大门。”

  何耀龙不耐烦的说道:“看来,有些人就是不懂什么叫做弱肉强食。他不肯做,就逼着他做!”

  就在他们进入江策身边一米范围之内,也看不到江策有何动作,就听到一声巨响,两名保安瞬间飞了出去。

  然后,他猛然抬脚,残影闪過,每个保安的肚子上都中了一脚,砰砰砰砰砰,連续的响声传来,眨眼之间,所有的保安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。

  江策走到了何家明的身边,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吓得何家明双腿颤抖,当场就跪了下来。

  隨即,他站起身阴笑道:“江策,今天你没弄死我是你最大的错误,你不会再有下次機会了。”

  沐陽一看了眼车后座的江策,不解問道:“老大,为什么给他们三天时间?以你的能力,今晚就能一个不留,全都做掉。”

  “猫并不吃老鼠,之所以抓老鼠,是为了享受玩弄老鼠的过程。这期间,老鼠既知道自己肯定会死,又无法从猫的爪下逃跑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苦苦挣扎。”

  “人,只有在明白自己肯定会死,想尽办法求生,最后发现根本没有生路的时候,才会产生绝望跟痛苦。”

  江策让沐陽一先行离开,自己走進了名苑小区,走向了一栋稍显老旧的叠层别墅。

 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,也是江策的岳母——苏琴,在看到江策之后先是愣了几秒,随后开心的说道:“喲,江策,你什么时候回來的?”

  丁启山瞪着江策,直接说道:“你弟弟的事我听说了,现在浸夢科技跟你们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係了吧?”

  “呵呵。”丁启山气哼哼的说道:“公司没了,当兵也没混出人样,现在连工作都不打算好好找。你啊,跟废物有什么区别?”

  简单的T恤緊贴着身子,将完美的身材尽情展现出來,下身穿着牛仔短裤,修长而白皙的双腿大方的展露着。

  她跟江策雖然是夫妻,但结婚后不到一个月,江策就去了西境当兵,这一走就是五年,丁夢妍守了五年的活寡。

  丁启山说道:“江策,你也看到了,我女儿论模样论身材,都是一流的,比电视上的模特还要出色。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门求亲,但就是因为你,她不得不守活寡!”

  丁启山继续说道:“我跟你爹从小玩到大,老同学老朋友,他一手创建浸夢科技,做的有声有色,我们丁家也是事业上陞期。当初我想着强强联合,才将女儿嫁给你。”

  “现在,你爹失踪,你弟弟自殺,浸夢科技已落入他人之手。而你,五年当兵混日子,一点成绩都没有。如今的你,没钱没势,你自己说,你配得上我女儿嗎?”

  片刻之后,丁启山说道:“别说我现实,人生就是这么残酷。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一回來,就让夢妍跟你离婚,但看在我跟你爹几十年交情的份儿上,决定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  “如果半年内,你能混出个模样,不求你大富大贵,至少混到个科长、总监什么的,我就还让你当我的女婿。”

  丁夢妍跟苏琴的脸色都很难看,她们母女对于江策的恨意其实并没有那么深,江策刚回來就把话说得这么难听,实在叫人为难。

  丁启山摇了摇头,“不去了,刚接到消息,苏杭、芹漠、汇海三区合并,要來一位新的领导。我得赶緊回市里部门开会,商量如何迎接新领导。这件事不能有一点差错,这可关係到我们丁家的未來,更关係到我以后在市里能不能爬的更高。”

  “老头子那里,就替我解释两句。对了,江策,你既然回來了就跟着夢妍去参加家宴吧,也好长长見识。”

  屋子里面,苏琴安慰江策:“策啊,你也别太难过,只要你好好努力,启山他就不会说你了。”

  丁夢妍误以为江策还在生气,淡淡说道:“你也不用太傷心,我爸他就那个脾气。其实他说的对,如果你一直这么混下去,你自己觉得合适嗎?”

  “你的年纪也不小了,至今一事无成,你总不能让我们家养你一辈子吧?你还算个男人嗎?”

  在快要达到沁園酒店的时候,丁夢妍提醒道:“待会儿進去之后,你少说话。如果有人对你说了难听的话,就笑一笑算了,别太计较,知道了嗎?”

  丁夢妍领着江策來到了大厅尽头正中间的一张桌子前,对着一名老者笑着喊道:“爷爷!”

  他眯了眯双眼,“喲,夢妍你怎么现在才來?可把爷爷给等的急死了,快快快,坐下。”

  丁仲上下打量着江策,说道:“听说你出去当兵了,没想到今天回來了,來,坐下吧。”

  江策刚坐下,桌子对面的丁丰成阴陽怪气的問道:“妹夫,你这出去五年,混得不错吧?”

  丁丰成笑了,“繁文缛节?哈哈,你能别装了嗎?军隊里面的事情都是定好的,岂是你说省就能省的?你该不会是能力不足,被辞退下來的吧?”

  丁丰成却误以为江策被戳中心事,无话可说,继续阴陽怪气的说道:“不过没事,你们江家还有浸夢科技,就算你混的再不好,回來也不会饿死。”

  浸夢科技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,丁丰成不可能不知道江陌跳楼自殺的事,他当众这么说,就是要羞辱江策。

  其他人‘好意提醒’道:“丰成你说什么傻话了?浸夢科技早就是人家何耀龙的了,关江家什么事啊?”

  “哦哦哦,对。”丁丰成看着江策,阴笑着说道:“对不住啊,我记性不好,忘了。”

  他拍着胸脯说道:“不过你放心,就算你混得不好,公司也没了,一样饿不死。我这个当二哥的,肯定会照顾你的。我看你体格还算不错,要不然,就來我的公司里头当个保安或者门卫,我给你一个月开六千塊的工资,怎么样?”

  他又看向江策,“江策,你现在的狀况不是很好,我希望你能多努力,迎头赶上。否则的话,以后的家宴我看你就没有必要來了。”

  至于江策,却早已恢复了平静,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愤怒跟难过,似乎别人说的话都跟他没有关係。

  十多辆白色宝马车组成一列长隊,开到了酒店门口,中间一辆车更是价值超过百万的银黑色宾利,彰显着身份的高贵。

  “大姐跟姐夫來了!”丁丰成开心的站了起來,同时不忘回头讽刺江策一句:“姐夫也是当兵回來,你看看这排场、这架势,同样是当兵的,怎么差距那么大了?还说什么不喜歡那些繁文缛节,呵呵,你倒是想喜歡啊,有人搭理你嗎?更别说车隊接送了!”

  丁仲起身朝着门口走去,其他人纷纷起身跟了上去,能让老头子亲自去迎接,可以看出对方身份的高贵。

  老头子非常高兴的将唐文末、丁紫玉迎到了身边,脸上时刻挂着笑容,跟刚刚对待江策的态度犹如天壤之别。

  丁仲随意扫了一眼,淡淡说道:“江策,你先站着吧,待会儿再让服務员给你搬把椅子。”

  丁仲跟唐文末有说有笑,不停的询問着最近的狀况,刚刚对江策可是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过問。

  谈了一会儿,大姐丁紫玉指了指江策,说道:“小妹,这位就是你那外出当兵的丈夫——江策吧?”

  丁丰成笑着说道:“介绍啥啊?家族垮台、当兵失败,连份工作都没有,还得靠我们丁家养着。这样的窝囊废有什么可介绍,只怕会污了大姐你的眼睛。”

  成绩比不上,样貌身材更是差距巨大,处处被丁夢妍压着,现在总算找到机会出口恶气。

  她挽着丈夫唐文末的胳膊,娇滴滴的说道:“老公,你不也是当兵的嗎?看在大家同样是当兵的份儿上,要不,你在战域给他找份活儿?”

  唐文末眉头一皱,“开什么玩笑?战域是什么人都能進去的嗎?特别是我们战域,没有一定的级别,上海连夜排队买房你根本不够格進入。”

Tags:

本栏推荐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3648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